av天堂,AV,A片,av天堂,亚洲av,欧美av,影音先锋av

av天堂 启用新域名 原网站被国内屏蔽 停止使用 请记住最新网址 www.mmav21.com

av天堂 » 校园春色 » 毕业旅行(转)

毕业旅行(转)


 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26 编辑

毕业旅行(转)

作者∶黑娃娃

专科熬过了四年,班上已经休学、退学了9个人,只剩下三十几个人。最後有空能去毕业旅行的也只有二十几个人,已经算是很少人了!

在机场集合後,我们愉快的搭上飞机飞向我们的目的地--澎湖。

当时和我们同机的还有一大群,好像也是要去毕业旅行的女生。

一下飞机後,放眼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坪,让人的心情为之开朗。

令人惊喜的是,没想到和我们同班机的那群女生,竟然也是和我们同一家旅行杜!也意味着这几天我们的行程全和她们一样,一听到这个好消息,全班已经开始蠢蠢欲动。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第一天出了机场坐上了游览车直接到港口,一大片观光的人群在排队买票等船,心里想着∶『这麽多人,不晓得要等到什麽时候?』六月的夏季又热的要命,结果导游带着我们直接绕到浮动码头上,一艘崭新白色游艇就停在我们眼前,令人为之一亮,导游自豪地说∶「这是未来两天我们的交通工具,这艘船下水没多久,性能好、安全性佳┅┅」好像在介绍跑车一样,天花乱坠讲了一大堆。

当别人还在排队晒太阳的时候,我们的「爱之船」已经鸣着汽笛快乐地出航了,大家和岸上的人热情的挥手道再见,才一回头就发现康乐股长已经和女生开心地寒暄了起来∶「你们是哪所学校的?」「我们是X商的。」「这麽刚好,我们是X工的。」「哎呀~才差一小段路,很近嘛!以前没跟你们办联谊真是一大损失┅┅」真是全班公认最有服务热诚的股长,口才不错、办事效率也挺快的!

没想到後面一大票同学手脚更快,已经开始连署打算让他连任了,上船後,男生也很主动的,找自己认为不错的女生对象聊天。

这船长以前不是暴走族就是开市公车的,出港口没多久就狂飙了起来,整艘船在海面上跳跃,迎面的水滴打在脸上都还会痛。一开始,还很多人在甲板上吹风聊天,渐渐的全走下来到船舱里面避一避,很奇怪过没多久,人又渐渐走出去了,走回来後全白着一张脸,原来全是晕船出去吐的。

受不了船舱那种令人窒息的空气,我赶紧上到甲板上吹吹风,果然精神好了许多,我好奇地想去看看船是怎麽开的?一走过去,只见我们的导游和船长在聊天,仔细一看,原来船长一边喝着高粱一边开船。

我哩咧「酒後开船」!难怪船会像逃命的飞鱼一样,弄得一半的人,胃都快吐出来了!

其实我也很想吐,只是我想吐血,回想到交往了两年的女友玫君┅┅她是一个蛮外向又很漂亮的女孩子,是在一次联谊中认识的,在我  而不舍辛苦的追求下,才愿意和我交往。我知道之前她有过其他的男朋友,也发生过关系,不过毕竟谁没有过去,我没有很放在心上,以後我除了念书的时间外,几乎都是在陪她,我们有过一段不算短的快乐时光,後来我也和她有了亲密行为,我的第一次就是给了她的。

她35C、26、34的迷人身材,总让我爱恋不已,我自己觉得我俩的感情算蛮稳定的。没想到二个星期前她打电话给我,向我提出分手,前一阵子因为快要期末考,我忙着应付考试的确是忽略了她。

我追问她原因,她支吾其词的说∶「觉得和你已经没有感觉了!」又说了一些∶「你没常送花给我,也没有开车载我去夜游┅┅」「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」,其实说穿了,大概是有人在猛追她,她也蛮喜欢的吧!

她丝毫不留恋以前我们亲密的骑着小机车上山下海,那段甜蜜的时光,每当她半夜无聊突然想要去那里,不管多晚,我一定风雨无阻的赶到陪她,虽然我常黑着眼圈去上课,一边抄笔记一边打瞌睡,但我都没怨言,好几次都差点骑车骑上电线杆。

扪心自问,我觉得我已经对她很好了,难道在一起久了,新鲜感没了,就该了吗?

我忍气吞声的请她再考虑一下∶「都在一起两年了,再走下去好吗?」她没有考虑的跟我说∶「不用,我已经考虑很久了!」看来她是真的铁了心。

她的电话里隐约有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,原来旧爱还没断、新欢已经踏进门里,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再说什麽都没用了。我才刚说∶「好吧!」一说完,她在另一头就挂了电话,从分手的那晚,到现在我还是无法释怀她对我的现实、无情┅┅想着想着,握着围杆的手也不自觉地越握越用力,直到一阵水花溅到脸上才回过神来。环顾四周,除了船缘站了几个人还在对着大海猛「灌溉」外,我前面不远还站着一位女生,只有她一个人还站在甲板上,其他的女生都躲到船舱里去了。

她留着长头发,白色的长袖衬杉,蓝色的牛仔裤,一顶草织的遮阳帽挂在她的背後。因为我只能看到她的侧面,所以我无法看清她的长相,我充满好奇的研究着她,猜想着,到底她会是什麽样个性的女孩呢?

过一会儿,遇上一个大浪,船身一个大颠簸,她一时没留神向後跌了过来,还好我离她不远,不过我倒成了她的肉塾,被她一撞换我向後跌了出去,她捉住了栏杆稳住了身子,我却跌个四脚朝天像只乌龟一样,我好像听到她的笑声。

她不好意思地问我∶「有没有事?」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28 编辑

我爬起来拍拍屁股,想骂骂这个冒失鬼!可是当我抬头迎上她的脸,「喂!你是不会小心一点喔!」这句话就吞了下去,变成∶「喂!你有没有受伤?」蛮佩服我自己,转得还真是快。

她长得一副瓜子脸,柳叶眉,一对清澈明亮的杏眼,小巧的樱桃嘴,看起来很清秀,只是脸上没什麽表情,冷若冰霜的。她说声∶「没有,对不起!」就走开了,我才觉得手肘有点痛,一看刚才去撞到地板破皮流血了,真倒楣!才刚失恋又犯血光,过几天到天后宫一定要去拜一下!

第一站∶【桶盘屿】,是个很小的岛,导游大力地推荐要我们去喝一下当地新鲜的鱼汤。我因为之前心情不好就沿着大路,环岛走一圈,岛实在太小了,十分钟就走完了!

我四处走走带着相机、脚架,顺便拍一些照片,作毕业纪念册的时候也可以当背景用。我很晚才回到船上,快上船时我看到卖鱼汤的小贩偷偷塞钱给导游,哇靠!这年头连喝个汤也要抽佣金!难怪!这个鸟不拉叽的小岛,根本没什麽好玩的,还好心的放我们下来!

从此,我对导游的印象就很差了,他之後建议哪里有什麽好吃好玩的,我就偏不去。

上了船後又到第二站【虎井屿】,夭寿的导游又说这里卖的特产比本岛的便宜,大家可以考虑看看要不要先买?我听他在放屁!我把刚才看到导游A钱的事跟些好同学说,他们都觉得有点被欺骗了!

我们和一些女生就一起去找好的景点拍照,当然就由我来执镜了,我刚好也是毕册的主编之一。澎湖的小岛大多是火山玄武岩,长得很像是一块块黑色的豆乾叠起来的样子,我们走到岛的最高点,我先帮每人拍张海天一色的独照,最後再来张团体照。

女生里面有个很胖的,我们帮她取个外号叫「壮哥」,她也不以为意,我觉得她蛮好相处的。她要我把她拍的漂亮一点瘦一点,我开玩笑的说∶「没问题!把人拍得像颗个绿豆大,什麽缺点都看不出来了!」她恐吓我∶要是我把她拍得像绿豆大,她会把我的头捏得像绿豆一样大!

刚被抛弃的我,觉得有些漂亮女生是「人美心坏」,反而不漂亮的女生,比较真诚好相处。那个撞到我又不多话的女生也在里面,依我摄影多年的直觉,她笑起来一定很好看,可是她好像被人倒了会一样,从头到尾都是一张扑克脸,就算我再怎麽厉害,也没法将死鱼拍成美人鱼。

之後我们漫步到堤防上,坐在堤防上大家轮流介绍,互相认识一下。

她说她叫「靓靓」,兴趣是看书、听音乐┅┅我想,「靓靓」的台语应该是「惦惦」,真准!果然真的不太爱说话。

轮到我,我的外号叫「阿噜」,不是因为我的头长得像鲁蛋,脸长得像鲁肉饭,而是因为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,班上同学就这样叫我。我的兴趣是摄影、看书、听音乐┅┅後面我故意学她跟她的一样,看她有什麽反应?

她抱着膝盖坐着,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把头低了下去,拔着地上的杂草。集合时间快到了,回到船上,还真的有人大包小包的买上船,真是被他们打败了!

今天的最後一站是【望安岛】,才一上岸马上租了小机车,又玩起了抽钥匙的游戏,可是人数上男生比女生多一个人,我就自愿退出成全大家,一个人骑一台落得轻松。很好玩的是壮哥载一个我的同学阿志,因为她若是坐後座,机车可能会骑单轮。

阿志一脸无辜地看着我,我也是爱莫能助!不过那样子,看起来很好笑,很像是动物园里的小猕猴抱着母猕猴一般。

到了今晚落脚的民宿,放下行李後才下午四点左右,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,大家骑着车又出去逛逛了。岛上骑车绕一圈不用多久,所以也不用怕迷路,因为就只有一条大路而已。

岛上一大片的草地,还有牛只在上面吃草,让人心情也平静了下来。我骑着车到一处空旷的地方,架好相机打算捕捉日落的景色,坐在草地上,眺望远方的海面像是一张黄色和红色的渐层纸,想到这样的景色,我和玫君曾共渡过两年快乐的时光,阳明山、竹子湖、淡水、白砂湾、基隆港、九份┅┅都有我俩留下的足迹和剪影。

如今景色依旧、人事却全非了┅┅唉~~越想越郁卒,不想也罢!

这里的落日很特别,太阳像月饼里那颗红透的蛋黄,特别的大,跟都市比起来真是好看多了!

晚餐後有人提议去夜游,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出发了,选了一块比较高的空地,大家围了个圆圈一起说笑唱唱歌,当然不能免俗的也要合唱首《外婆的澎湖湾》,也有人带了吉他来伴奏,气氛很融洽。唱累了,就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,这里没有光害,天空满满的都是星星,连银河都看得到,有的人形容∶「这里的月亮像披萨,星星像贡丸」,大得吓死人!

我旁边躺的是好友阿良和小胖,他问怎麽我最近不太开心的样子?我平静地跟他们说∶「玫君和我分手了。」他们惊讶地问我∶「怎麽会这样?你们不是在一起两年了?」

「有什麽办法!我怎麽跟人家比?别人开着车在校门口等她,还随手附上一束鲜花,再甜言蜜语的哄个几句,当然就跟人走了!我们只能骑个小机车,三不五时出去,还要忍受风吹日晒雨淋的。这年头,西瓜都会偎大边了,何况她又不是丑八怪,长得没人要!」

小胖说∶「妈的!看不出来她会是这样现实的人。说真的,你要看开点!」

「我已经看很开了,要不然船开到一半我早就跳海了,还能活生生的在这里跟你们说话?」

小胖好心的骑了车出去,回来带了几罐啤酒,阿良说∶「不用讲太多啦!喝啦!喝啦!」虽然我不会喝酒,但此刻的心情,让我想狠狠的喝上几口,喝起来苦苦的,倒蛮符合我现在的心情。阿良和小胖左一句、右一句的安慰着我。

那个靓靓好像也坐在不远处,看着我们奇怪的Men's talk,这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朋友之间的友情。夜深了,大家也打算回去了,我早已不胜酒力,连走路都是歪的,最後由其他人载我回去。

隔天的宿醉让我的头痛得要命,阿良、小胖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跟我说∶「昨晚你艳福不浅喔!」

我说∶「哪有?」他们说∶「昨晚是壮哥载你回去的,你还把壮哥抱得紧紧的哩!」

我哩咧!一定是那个死阿志,抢着骑我的车好逃出生天,趁我神智不清时硬把我推下火坑,这下梁子结大了。刚好我看到壮哥,赶紧不好意思地向她道声∶「昨天谢谢了!」

她大掌往我肩头上一拍,害我差点儿脱臼,她说∶「没关系啦!一定是失恋了,正常啦!」一大早昏昏沉沉的,我忍不住睡着了,船又往马公本岛开了回去。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28 编辑



  到今天下塌的饭店分配房间後,又上了游览车准备去踏浪去了,大家都擦了一层厚厚的防晒油,以免被晒伤,穿上厚底胶鞋就开始我们的踏浪之旅。

一开始水还蛮浅的,越走越深,有时还会深到腹部,加上水里许多石头都生了青苔,许多人一不小心,就「咚」的一声滑下去,整身就湿了。还有人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别人也给拉下水,结果就有很多养眼的画面,加上夏季穿的少,很多女生身材的曲线全都展露无遗。有些进展不错的同学,都已经牵起女生的小手,相互扶持一起踏浪,真是令人 慕!

如果此刻玫君能在我的身边,我想我也是会很快乐的!可惜和她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我只能默默在旁看着大家的快乐。

我身负拍照的重责大任,一手提脚架,一手提着等会大家要喝的饮料,脖子上还挂着相机。夏日的太阳又接近中午的时分,酷热得令人难以忍受,壮哥好心地帮我拿走一袋的饮料,让我空出一只手比较好拍照。过不久,我看到那袋饮料辗转到了阿志的手上,我看他这次是在劫难逃了!

我把大家无意中的瞬间神情都拍进相片里,男女有的已经手牵手,有的比较不好意思,只是走的比较近,还有些对女生没兴趣的人,四处捉弄别人,我想这些会是以後最美的回忆。

靓靓跟她一个好友走在一起,她今天穿着宽大的米色短裤,咖啡色白色相间的T恤,露出一截白晰的小腿,戴着遮阳的草帽,一路上都是她的好友在讲话,她都没动口,要不是之前她有跟我说话,我会以为她是个聋哑人士,实在是有够静的!真不懂出来玩,干嘛摆着一张丧考妣的脸,弄得没有男的敢接近她?

之後,阿良发现水里好像有很多黑色的水参,他把水参捉起来,到处去吓别人。那水参一只大概都有三十公分以上,他把水参当成阳具,还帮它打手枪,弄得水参吐出白色的黏液,同学们都笑得东倒西歪,惹的有些女生直喊着∶「你好下流喔!」他也不以为意,反正是出来玩,大家开心就好了。

到後来,水参被他打到连肠子都吐出来,吓得他赶紧把水参给放生了,当然又惹得大家哈哈大笑!

我当然也不会错过这些真实的镜头,完整地用底片给纪绿下来。後来浪也比较大了,大家就玩起跳浪的游戏,一波一波的浪花袭来,大伙也手拉着手连成一排,玩得不亦乐乎!连靓靓也被拉下去一起玩。

我捕捉到她微笑的神情,心头也微之一震,她不是不会笑,只是不笑而已,说实话,她的笑很天真、很迷人。我对她越来越感兴趣,也越来越好奇了,不自觉地快门也朝她多按了几下。

不一会来了两艘小舢舨,把我们全接到一艘大船上,船上有很多的救生员,上船後每人发一件救生衣、蛙镜、呼吸管,就开始浮潜了。海底的世界令人流连忘返,绚丽的珊瑚礁,各种颜色的热带鱼穿梭其中,夹杂着不时闪烁蓝色的海水反光,我悠闲的漂浮着,此刻所有的坏心情也沉到海底去了!

我专心地看着海底的景色,漂着漂着,「叩」的一声,头不知到撞到什麽东西,抬头一看,原来是撞到前面人的头。昨天才被个冒失鬼撞个手破皮,伤口还没好,碰到海水都还会刺痛,现在又被人撞到头,我真是火大了!痛得我马上冲口而出∶「喂!你是不会小心一点喔!」一个披头散发、戴着蛙镜的女鬼出现在我面前,当她拿掉她的蛙镜,才发现原来是靓靓,哇!我的形象毁了!她也痛得低着头,不停揉着她的头,还边向我说∶「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」还好我戴着蛙镜,一时也看不出我是谁,我趁她还没发现是我时,马上掉头游入人群中,当她抬起头时,我早已不知去向了,留下她一脸疑惑的在原地。摸了摸头,哇!肿了一个包,别人专门在种草莓,我却是在种粟子的,痛死我了!

我想这女的八字一定和我犯冲,命中带煞,每次靠她太近都会有血光之灾,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!想是这样想,可是身体就是犯贱,不听话地会自动靠过去。

晚上大家各自就在马公市区里逛逛,不想出去的就在饭店的交谊厅里看看电视、聊天。

我和阿良、小胖到街上逛逛,先去药局买了一瓶红花油,晚上好把头上包包揉消一点,手肘上的伤口也该处理了一下。後来陪他们穿梭在各家艺品店,挑选礼物送给家人或是女朋友,我也挑了一条,我认为很漂亮的心型文石项炼,冲动地买下来後,走出店外,看着精致的包装,才惊觉到玫君已经跟我分手了,我买来是要送给谁?

这条漂亮的项炼,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我漆黑的口袋里,或许它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吧?

回到饭店後,我洗完澡在交谊厅看着电视,没出去的同学早就串门子串到女生的房间里去了,不时传来打牌声和男女的嘻笑声,看来大家都打成一片了!

我向领队拿来医药箱,想处理一下手肘的伤口,刚好靓靓也无聊地出来看电视,她一边看电视,一边看着我笨拙地清理伤口,她有点看不太下去了,走了过来对我说∶「我来!」拿走我手上的棉球,蹲在沙发前,自顾自地清理起我的伤口,她不知道这个伤口是她的杰作!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29 编辑

我趁这时好好的端详她,白白净净的脸庞,长而翘的睫毛眨啊眨的,微翘的红唇,真的是「认真的女人最美」,她专心的神情让我不禁看的入迷。

她快速地包扎好伤口,抬头迎上我的目光,四目相接,一种异样的情愫弥漫在四周,彼此沉寂了五秒,她说了声「好了!」就逃开了,我跟她说了声∶「谢谢!」

她红着脸坐回沙发上,我走到她身後,双手就在她头上摸索了起来,她吓了一跳,转过头生气地问我∶「干什麽?」她以为我在对她毛手毛脚的!

我叫她不要乱动,果然也摸到她头上的一个包包,我倒了些红花油,轻轻地帮她推揉了起来。

她有点舒服的问我∶「你怎麽知道的?」

我说∶「根据牛顿的第三运动定律,作用力和反作用力,大小相等、方向相反。」

她有点听不懂的说∶「什麽?」

我跟她说∶「我头上也一个,这下总该懂了吧!傻瓜。」她才知道,原来今天下午浮潜时,撞到的是我。

她不好意思的又向我道歉,我说∶「其实我也有错,我也没注意到,大家算扯平了!」其实我满高兴她的改变,至少她的个性不是真的冷冰冰!

她问我∶「你┅┅你┅┅刚失恋?」我答了一声∶「嗯。」她问为什麽,我就把和玫君从相恋到分手的过程,很快的讲一遍。

她听的也入迷,我讲完後她不发一语,一会儿,她幽幽的冒出一句∶「我也和男友分手了!」我体贴的问她∶「想聊聊吗?」她说和男友是在刚入学时认识的,男友是大她一届同校的学长,长得斯斯文文,在一起四年了,感情蛮稳定的。

「前阵子他生日,我为了要给他惊喜,故意跟他说我要准备考试,他的生日可能没办法跟他一起过,他有点失望的挂了电话。他生日的那一天,我翘了课,兴冲冲的买了小蛋糕,到他家准备给他一个惊喜,我在他家门口,看到他的鞋子在,没想到他已经在家了。我偷偷的走到他的房间前,『哇!』的一声打开门,我真不敢相信我眼前看到的,结果是一对赤裸裸的男女惊慌的跳起来!

那女的还是和男友同班的学姊,男友急忙下床要我听他解释,我头也不回的走了,临走前我还把蛋糕丢向那对狗男女。後来他一直打电话到我家,还到我家门口等我,我就叫我爸接送我上下学,过几天他也就死心了。」

她生气的问我∶「你们男生都有这种劣根性吗?耐不住寂寞,一定要找人上床吗?」

我回答她∶「或许,看人吧!」听她的口气,她大概又要开始武装起自己,变回那个冷冰冰的模样了!我跟她说∶「我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,可别把我算在内了!」

我问她∶「接下来还有三天,你打算继续要这样,不开心的玩下去吗?」见她有点迟疑不说话,我大胆地向她提议说∶「我们来玩一个游戏!」

她有点好奇的问∶「什麽游戏?」

我说∶「剩下这三天我们就假装是一对情侣!反正『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』,就这最後的三天而已,假期一结束,我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!你敢不敢啊?」

她有点赌气的说了声∶「谁说我不敢!」话才说出口,才发现自己好像中计了!

我怕她反悔,马上说∶「好!反悔的是乌龟喔!」

我开心的拍拍她的头说∶「早点睡,明天才有体力玩!」我就回房去了,留下她有点反悔又不敢说的,留在原地。不久走道上就传来我大声的「Yes!」原来偶尔当个坏男人,感觉也是不错的。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30 编辑

今天的行程全由我们自己规划,导游去带下一团了,所以我们一早就去租了机车。老实说,这种出租的机车性能不是很好,载个人跑起来,时速能到60公里就谢天谢地了!

当同学们还在努力地抽钥匙,我已经载着靓靓,热着车等着他们了。

她今天看起来不像前两天那样死气沉沉了,大概是因为昨天跟她聊了很多,比较熟了!她穿着米色的八分裤,配上水蓝色的细肩带小可爱,看起来很有夏天的气息,我称赞她∶「『惦惦的』你蛮会穿衣服的!」

她臭着一张脸说∶「干嘛叫我『惦惦的』?」

我说∶「靓靓的台语不就是『惦惦』?」她有点不情愿地不想理我。

我笑她∶「你该不会想当乌龟吧?」她回给我一个不情愿的鬼脸,我开心地笑了几声!

我今天也是一身的休闲装,腰上还绑了件薄外套,背着相机和脚架,一路上我一直试着跟她聊天,想多认识她一点,她虽然不会很冷默,不过也感受得出来不是很放得开,对我还存有戒心,可是偏偏我就喜欢这型的女生,不会三两句就跟别人混得很熟,一下就被人牵着走了,像玫君一样。

在和她聊天的过程中,我一直在解析她的个性,我的初步结论是∶「她外表看起来漂亮,虽然给人的感觉有点冷漠,其实她的内心是个很单纯的女生。」

早上的行程是到【沙港】看海豚,大家买了几桶鱼喂海豚,她也开心地学人家拿了条小鱼要去喂,结果被海豚换气时喷出的水喷了她一身,我静静地在旁边拍下她的一颦一笑,阿良和小胖跑来亏我∶「喂!阿噜,底片省着点,不要一直拍女生!回去若没有我们的照片,我们就把你抓起来像阿志上次一样┅┅」

想到上次大伙约唱歌,阿志放大家鸟,隔天放学五点多被抬到椰林大道上众目睽睽地「阿噜巴」!学校固定在水泥地上的夜景灯被「阿」到摇摇晃晃的,灯光忽明忽暗,好像风中残烛一样,大家「阿噜巴!阿噜巴!」的叫声,加上阿志凄厉的惨叫声,真像是人间炼狱!

听说阿志三天走路都合不拢腿,想到就打冷颤!我才赶紧对着大家补拍了几张好交差。

靓靓,湿了一身的走回来,我拿起面纸帮她擦了擦脸,安慰她说∶「这边的渔夫说,是美女才会被喷水,像我们这种人去,它会吐口水的!」

她被我逗笑了,直推着我要去试看看,我说∶「不是我不敢去,我是怕它吐口水,吐到脱水。」

说说笑笑之间,她也比较了解我,比较没戒心了,两人距离又近了一些┅┅接着又去【通梁古榕】,一大片的榕树气根,交错生长几乎阳光都照不到地上,看起来有点阴森,到晚上一定很适合演倩女幽魂的。

一路上我们渐渐地有相同的话题∶星座、血型┅┅聊得也满开心的!

她说∶「我生肖属虎。」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

她说∶「我是射手座。」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

她又说∶「我是A型。」我有四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

她说∶「我的月亮星座是水瓶座。」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

当她说完她的介绍,我吓了一跳,天底下竟会有如此巧合的事!

我算了算,对她说∶「如果我全都和你相同的机率是16912,也就是说,每6912个人当中,只有一个人会和你有相同的生肖、血型、星座、月亮星座。」

我开玩笑地说∶「真刚好,我都和你一样!」她不信,直说我骗她。

我深知射手座的人最禁不起「激将法」,我说∶「不信的话,来赌赌看!」她马上满口答应。她的赢面有99·98%,我却只有0·02%。

「那要赌什麽呢?」她想了想说∶「如果我赢,你今晚要请我吃宵夜!」

我说∶「如果我赢,我要你一个吻!敢不敢?」

她考虑了一会儿∶「好!谁怕谁!」

我就先跟她说,我是几年几月几号几点出生的,待会经过书局去翻一下星座书、查月亮星座,果然我的月亮星座也是和她一样;接下来,我拿出我的捐血卡和身份证,她算了算,哭丧着一张脸∶「你是故意的!」

我说∶「愿赌服输喔!」

在书店里,趁着没人看到,她紧闭上眼、嘟着嘴,像只小章鱼一样等着我亲她,她直喊∶「快点啦!免得被人看到!」我跟她说∶「先欠着吧!我对一只章鱼没兴趣。」她才悻悻然地回到车上。

其实我也不太相信天底下有这麽刚好的事,不过缘份就是这麽的奇妙!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30 编辑

大家都已经在渡海大桥前等我们了,大家在大桥的拱门前拍照留念,继续往【西台古堡】前进。

之前听人说西台古堡没什麽好玩的,里面还有尿骚味!而且里面没什麽好拍的,我就自愿留在外面,帮大家看车没进去。她倒蛮想进去看看的,我跟她说∶「你告诉我,有哪对情侣是老公走东,老婆走西的吗?」她不情愿的说了声∶「喔!」也陪我留了下来,惹得她的同学都在笑她见色忘义!

她对我说∶「我的同学都在背後笑我像花痴一样。」我对她说∶「过了今天就只剩两天而已,以後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,有什麽好怕的?」我外表说得潇洒,其实我内心更希望日子能永远停留在这三天内,不过这是不可能的!

过了中午都还没吃饭,连我这个铁打的男生都快受不了了!更何况是怜弱的女生,我牵起她的手往路边的摊贩走了过去,她想挣脱我的大手,我又作弄她∶「你告诉我,有这种不牵手的情侣吗?」她才像个小媳妇般乖乖的让我牵着。

到了摊贩前我点了炒面和猪血汤、烫青菜┅┅我问她∶「『惦惦的』要吃吗?」她大概是饿昏了,点头如捣蒜!「老板,再来一份!」问她要加辣吗?她摇头像个铃鼓一样,真可爱!

我以为我吃饭的速度已经算是很快了,没想到她也吃得不慢,她吃完还看着我说∶「这麽热的天气,再来碗锉冰就更好了!」哇靠!看她瘦瘦的还这麽会吃,跟我有得比,真是「棋逢敌手拼高低,将遇良才展神通」。好啊!二话不说就马上到下一摊吃锉冰,夏天吃锉冰真是一大享受!

吃完锉冰,来个饭後甜点,我想好久没吃鸡蛋糕,就去买个鸡蛋糕来吃,没想到她也抢着跟我吃,她说这是她最爱吃的零食。刚烤出来的鸡蛋糕香喷喷的,每次看到人家在卖她就会去买,连最後一块都是一人一半,我不禁佩服起她的食量,我们越来越像是一对真的情侣!

我觉得她的内心很单纯、可爱,不会像有些女生故作矜持,做作到令人想呕吐。

吃饱喝足了,坐在榕树下乘凉、聊天,顺便消化一下,她看到我皮夹里和玫君的合照,她说∶「你女朋友蛮漂亮的!」我感叹地说∶「有什麽用?人美心坏。反正都是过去式了!我现在情愿找个没那麽漂亮的、但心地善良的女孩子。」过了很久,大家才走了出来,每个都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,听大家抱怨说∶「里面像迷宫一样,还有尿骚味,早知道就不进去了!」我和靓靓继续聊天,等大家填饱肚子好上路。

下午的时间就到【西屿】的海边玩水,大家捉弹涂鱼、寄居蟹、螃蟹,捡捡贝壳,夕阳的馀晖下,她蹲在砂滩上专心地寻找着贝壳。她专心的神情总是如此美丽,我调好相机的角度,喊了声∶「『惦惦的』!」她回过头,我捕捉下她瞬间的神情,那应该会是张她蹲坐在砂滩上、手持着贝壳、长发随风飘逸、有点疑惑的表情。

她说∶「要拍也不早讲,把人家拍成丑八怪你要负责喔!」还有一个同学阿达,说要去海里潜水,结果潜到天色都黑了还没上岸,把大家吓出了一身冷汗,我们就像招魂一样在海边一直叫他,结果找了半天都还找不到,害我们差点要去报警!原来他早就上岸了,在上面等我们。

晚餐就在西屿吃海鲜大餐,吃完才回去饭店。太阳一下山後,海边晚上气温降得很快,我们又想快点回到饭店,所以也骑得有点快,我发现後座的她已经冷得开始发抖了,我便停了下来,把自已身上的薄外套脱下来要给她穿,她客气地说∶「不用,你穿就好了。」她说∶「有你在前面挡风,我在後面不会很冷。」我骑机车这麽久了,後面的人会不会冷我会不知道?看来我只好装坏人了!

我大声地凶她∶「叫你外套穿上就穿上,再罗嗦,你就自己走回饭店去!」她吓到了,乖乖地穿上外套。我不是真的要凶她,但如果不这麽做的话,依她的个性她是不会穿上的。

其实那外套是不透风的,所以穿起来至少身体比较暖和不会那麽冷。脱下外套後,我只剩一件露背T恤,反而是我开始忍不住地发抖,澎湖的日夜温差实在是太大了,加上冰冷的海风吹拂之下,我冻得连鼻水都快流出来了!我一直努力想克制自己的颤抖,免得被她笑「英雄变狗熊」。

突然,她双手抱住我的腰,将整个身体紧靠在我的背上,一股暖流流进我的心中,我说的不是那种女生胸部碰触的感觉,而是她知道我很冷,那种体贴的心意!我没有对她说什麽,毕竟我们只是假的情侣,旅行结束,一切也就跟着结束了。

渐渐地我也不再觉得那麽的冷,一方面也是快进入市区。回到饭店後,很多人嘴唇都冻成紫色的,怪恐怖的!

她脱下外套还给了我,感激地说∶「谢谢你!都是我没带外套,害你冷得要死,对不起!」说完她就上楼去拿自己的外套,我穿着还留有她馀温的外套,心里也暖和了不少!

听饭店柜台人员说∶「今晚庙口有庙会,可以去看看。」晚上我们大家就去看庙会,我们在台下津津有味地看着野台戏,我和「惦惦的」坐着小板凳,身旁免不了几包的卤味、咸趐鸡、蜜饯、珍珠奶茶┅┅我坐在她的身後,自从刚才的事後,她变得很信任我,几乎是靠在我的胸膛上,当她看戏看得入迷时,我还得三不五时喂她吃东西、拿奶茶给她喝。她後来发现了,觉得很不好意思,说她自已拿就可以了。

我又拿出我的口头禅∶「你告诉我,哪对情侣是这样各吃各的?」她知道我在跟她开玩笑,她也就继续享受「茶来吸一口、饭来吃一口」的服务。

其实能够这样的疼她、照顾她,我心里比她更快乐!

散场後,开始施放烟火,我和她在绚烂的烟火下,手牵手散步地走回饭店,她问我∶「你对女生都这麽好吗?」我说∶「只有女朋友而已。」我不知道别人是怎麽想的,我的观念是∶「女朋友是交来疼的,老婆是娶来宠的。」她有点忧郁,淡淡地说∶「以後你的女朋友一定会很快乐,老婆一定很幸福的。」我有点想说∶「真希望你是我的女朋友!」不过还是忍了下来。

气氛就这样凝重了起来,她想转移话题,轻松地问我∶「明天我们还要去哪里玩?」我说∶「大概是风柜、山水、鲸鱼洞,可能会去玩水吧!」转眼间已经回到了饭店,送她到房门口,我亲了她额头一下,她说了声「晚安」就落寞地进房去了。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31 编辑

早上遇见她,穿件黄色的T恤,中间印了一个大大的红唇印,下半身穿了件黑色的紧身热裤,不像昨晚有点哀伤的样子,主动地向我说∶「早安!」

我眼睛一亮,忍不住对她说∶「『惦惦的』你今天吃错药了喔?」

她说∶「你不喜欢喔?那我去换一件。」

我说∶「不用了,我是开玩笑的。你的腿很漂亮!你快把其他女生都比下去了。」她红了脸说∶「真的吗?」我越来越喜欢她这样的单纯、不做作!

领队喊着要出发了,我们也赶紧下去集合了,有的同学也对着她吆喝∶「水喔!辣喔!阿噜,这个赞喔!」弄得她怪不好意思的,我跟她说∶「说你很漂亮还不信!」我们就骑着车往【鲸鱼洞】出发,今天她很主动地搂着我,我也很开心她的改变。

鲸鱼洞是个被海水浸蚀的地形,她要我帮她多拍几张照以後留作纪念。接下来要到【风柜】听涛,沿途都是一大片的天人菊,景色很美,大家停了下来各自拍照,我也立了脚架,设定自拍器来拍一张我们两人的合照。我们站在天人菊的花丛间,我搂着她,当快要拍的时候,我在她耳边叫了声∶「靓靓!」她转过头看我,我就吻上她的唇,「喀嚓」的一声,就把这一幕拍了进去。

我跟她说∶「不淮生气喔!这是你欠我的一个吻喔!」她红着脸跑开了,我收了脚架也跟了上去。不晓得是不是害羞?一路上她就静静的。

到了风柜,它的构造就像是个鼓风炉,潮水从岩石侧面的裂缝灌进去,从上面的开口冲出来,形成一条壮观的水柱,拍完照大家在旁边的礁岸捉螃蟹、捡贝壳。

下午到了【山水】,这是个可以戏水的沙滩,大家几乎都下水去玩,除了我要拍照以外,有的女生拿着塑胶袋提海水,在沙滩上玩堆沙,後来大家玩水玩累了,也都上岸一起堆沙。大家堆出一个大型的咸蛋超人,大家都在咸蛋超人的四周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,靓靓也学别人摆了些怪姿势,害我边拍边笑,拍了一堆好笑的照片。

大家还把小胖埋到沙里去,只留颗头在上面,还帮他隆乳,隆得一边像大竹笋,一边像颗茶叶蛋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;还有人帮他做了根十寸超大的阳具,蛋蛋像包子一样大,他非常的满意。

後来阿达走过来,一脚把阳具踩扁,大笑∶「有鸡无人、有人无鸡!」阿良也来凑热闹,往小胖的蛋蛋踩下去,大叫∶「蛋在人在、蛋破人亡!」

小胖跳了起来,左手和右手各夹住了阿良和阿达的头一起冲向海里,大喊∶「还我的鸡~~蛋来!」

我都把这些爆笑的镜头全拍进去,後来大家看到我的身上还是乾的,就把我的相机抢了放到旁边,然後我就被大家像抬猪公般的扔到海里去。後来大家轮流猜拳,输的人就被扔到海里去,结果有次靓靓猜输了,大家追着她要抓她下海,她跑过来我这里要我救她,好像真的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。

我说∶「这麽多人,我救不了你,最多我陪你下海!」我们两个就一起被丢下去海了。换我输的时候,我也要求她陪我下海。

玩到天色快暗了,大家才收拾东西回去,我和靓靓也越来越亲密了。

回到饭店後大家先去洗个澡,把满身的海水、沙子洗乾净,换上乾净的衣服再集合。靓靓她换上紫色的短袖上衣,黑白细格子的长裙,看起来有点成熟的味道。

大家吃完饭後有人提议去唱KTV,因为人太多了,就分成两个包厢,靓靓点了首《Endless Love》,她说这是她最喜欢的歌。我拿起麦克风准备要跟她对唱,她很怀疑地问我∶「你真的会唱吗?」我说∶「待会就知道!」

当音乐旋律响起┅┅唱完KTV後,散步在街上,她很怀疑地问我∶「你不是只会摄影吗?」

我说∶「平常我也很喜欢听英文情歌,只是不太敢唱而已。」

她开玩笑说∶「看不出来你还蛮有内涵的,不是只会骗女孩子而已!」

我严重抗议∶「原来我在你心中,竟然只是个专门骗女孩的人!」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8-14 09:32 编辑

她天真的说∶「对啊!」我作势要捉她,她就笑着跑给我追,我们就像一对情侣般打打闹闹的┅┅

後来,她要我陪她去逛街,她要买礼物带回去送人。到了一家艺品店,她问我∶「送男生什麽比较好?」

反正澎湖出产的,能送人的大概就只有各种的石头吧!我说∶「戒指吧!」

「那以你男生的观点哪个比较好?」我想她大概是要送她前男友吧!我不知道在吃谁的醋?故意挑个又黑又丑的黑胆石戒指,而且那种戒指戴久了,还会渐渐的没有光芒,想不到她就真的听我的建议,买了那个戒指。

回到饭店後,因为这是最後的一晚,很多人都不会乖乖地睡觉,大概都会玩到天亮,隔天在飞机上再睡。靓靓的那间房里有些同学在玩牌,很吵,她没办法睡,其他女同学的房里也是一样,不得已就跑来问我∶「房里有没有空位?」

我说∶「其他人还没回来,你先睡吧!」

每一间房都是四人房,有两张双人床,我们这间只有睡三人,就我和小胖、阿良而已。过了一会儿,阿良回来了,看到一个女生躺在床上睡觉,马上说声∶「真对不起!」就走了出去,过一会儿又走了进来,喃喃自语地说∶「奇怪?我没走错间啊!」

那时候,我因为唱歌流了一身汗,回来就去冲一下凉,我才刚从浴室里走出来,阿良就问我∶「那是谁睡在床上?」

我说∶「是靓靓。她嫌她们房间打牌太吵,刚好我们也空一张床,就给她睡了。」

阿良说∶「我今晚不回来睡了,我去阿达那打麻将,我一定要让他输到脱裤子!」他问我房间钥匙是在我这里还是小胖那里?我说∶「在我这里。」

他说∶「那就好!」临走前还开玩笑地跟我说∶「该戴的东西要戴喔!不要弄出人命来!」

刚好小胖也回来了,直说∶「今天好累!想睡觉了!」阿良一把就将他架了出去,顺便把门带上。走道上隐约传来阿良的声音∶「你是猪喔!去别间睡,想当人家的电灯泡喔?」

没想到靓靓还没睡着,她都听到刚才的对话了,她笑着说∶「你同学真是有趣!」我说∶「同学四年了,大家相处得还不错,又住得近,就变死党了。」

她故作轻松的说∶「日子过的好快,明天就要回去了。」一想到明天就是假期的最後一天,两人不免开始有点不知该说些什麽?

她说∶「明天就要走了,陪我聊聊天好吗?」我起身坐到她的身旁,两人沉默了一下,她低着头说∶「谢谢你这几天对我这麽好,有时甚至比我的男友对我还好,我会把这些美好回忆放在心里最深处的,也祝福你和你女友早日复合!」

听着她静静地说着,我心想∶这两年来和玫君在一起,玫君从没对我说过类似的话,好像我为她所作的一切都是应该的!其实我也很渴望玫君的回应或是回馈。而靓靓只不过和我真正在一起几天而已,却懂得情人间的相处是要互相的付出和心存感谢。如果我能早点认识靓靓的话,或许我就不用走这麽多的冤枉路,现在应该会和她过得很快乐吧!

我强忍着心中的不舍∶「我也要谢谢你,陪我走过失恋的阴霾。和你在一起的日子,我很快乐,我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真爱!」在我尚未说完,她已经开始掉眼泪了,我把她搂入怀里,紧紧地抱着她,她主动地吻上我的唇,我也轻轻的吻着她,此时说再多安慰的话,也不如一个吻来得真实。

她的双手将我上衣的钮扣一颗一颗地解开,最後脱掉我的上衣,我喘着气,嘴巴离开她的唇,跟她说∶「现在喊停还来得及,我不希望以後你後悔!」

她眼眶泛着泪光,吸着鼻子,勉强挤出一个微笑,学我的口气说话∶「你告诉我,有哪对情侣是不做爱的?」

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身睡衣,我开始隔着衣物抚摸着她的胸部,引起她「嗯┅┅嗯┅┅喔┅┅嗯┅┅喔┅┅」的一阵呻吟。我将她的睡衣由下向上地整件脱掉,只剩下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,我隔着胸罩爱抚着她的乳房,继续吻着她的红唇,咨意地吸吮她唇齿间的芬芳。

我解开她胸罩的扣子,尖挺白晰的胸部蹦了出来!她虽然只有B罩杯而已,但乳型相当美,我双手覆上她的趐胸,轻轻地揉握。她被我吻住了双唇,只能够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地表达她的舒服。

我的吻渐渐往下移到她敏感的脖子上,双手轻轻地夹弄着她的乳头,她「喔┅┅喔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地呻吟着,她解开我的皮带,我配合她褪下我的长裤及内裤,她主动爱抚起我的阳具来。

她小手温柔地套弄起我的阳具,我也对她性感的三角地带爱抚起来,扯下她粉红色的三角裤,我的中指深陷在她丰腴的阴唇间,规律地上下游移,惹得她娇声连连∶「喔┅┅好舒服┅┅嗯┅┅喔┅┅好美┅┅的感觉┅┅喔┅┅」

原本不是很湿的阴唇,渐渐地流出透明的爱液,爱抚起来更加剌激。我对着她的阴核快速地压按数十下,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∶「喔┅┅喔┅┅太快了┅┅喔┅┅我会受不了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

我跪在床边,把她的脚扳开成八字形,放在我的肩上,我的头埋入她的双腿间,双手也在她的双峰上对着小乳头轻捏、拉、按、揉,嘴巴吸吮着她的爱液,舌头舔着小阴唇,弄得她快喘不过气,双手拼命地把我头往阴部压∶「喔┅┅小乳头┅┅好爽┅┅喔┅┅喔┅┅舔太快了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

再来舌头转移目标,对着她早已肿成豆子般的阴核挑弄起来,「喔┅┅那里不行┅┅喔┅┅喔┅┅我会受不了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原来刺激阴核是她的致命伤,我就专门对她的阴核进攻,一阵又吸、又舔、又含,最後将舌头伸入她红嫩的穴口挑弄,手指拼命揉着她的阴核。

她不一会儿就「喔┅┅喔┅┅不行了┅┅喔┅┅快出来了┅┅喔┅┅喔┅┅我要出来了┅┅喔┅┅」地叫着,一阵短暂的颤抖後,她便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无力地喘息着,穴口充斥着她刚流出的爱液。

我拿出放在皮夹里的保险套,打算要提枪上阵了,她起身说∶「你躺好,休息一下,我来帮你戴。」她一手接过保险套却不急着打开,她用手套弄着我硬挺的阳具,害羞地对我微微笑,突然张开樱桃小口将龟头含了进去。

我惊讶地对她说∶「其实你不必这样,并不是每个女生都必须这样做的!」

她嘴巴吐出龟头,还牵了一条细丝的口水说∶「可是我想为你做!」说完,她的小嘴又开始努力地挑逗我的阳具。

她专心的神情,令我觉得能让她含弄真是一种满足,我闭上眼睛,专注地享受她的小嘴带给我的快感。她开始一手快速套弄着阳具根部,一手轻轻抚弄着阴囊,小嘴含住阳具快速地吸吮,舌头在龟头上打转。我已经快到射精的临界点,她停了下来,打开保险套将套子含进嘴里,用嘴巴帮我戴上,看得我更加兴奋!

她双脚张开跨坐在我的大腿上,扶着已经硬挺的阳具对准她湿润的小穴口,腰一沉,阳具慢慢地滑入阴道中。她的小穴肉紧紧地吸住了龟头,当整只阳具没入小穴时,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∶「喔┅┅喔┅┅好┅┅粗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

她慢慢地扭动着腰,让阳具在小穴内前後滑动,她主动地握起我的大手去爱抚她的趐胸,她问我∶「喜欢吗?」我点点头。

过了一会儿,她有点累了,趴伏下来抱着我的头,对着我的唇一阵狂吻。这时我的腰也开始加速抽送起来,阳具变成上下抽插着她的嫩穴,我双手按着她的臀部,让她每次的下沉都插到底才让她抽出来,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好舒服喔┅┅嗯┅┅嗯┅┅肉棒┅┅好硬┅┅喔┅┅」她的腰动得越来越快,我按住她臀部的手也越来越用力。

「啪!啪!啪!」不绝於耳的交合声让她更兴奋,她的喘息也越来越大声,她在我耳边「啊┅┅啊┅┅小穴┅┅会被搞死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激烈地叫着。

「啊┅┅我会不行的┅┅啊┅┅啊┅┅肉棒┅┅顶死我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快不行了┅┅啊┅┅太快了┅┅啊┅┅要去了┅┅啊┅┅」 本帖最后由 人·欲 于 2009-7-25 12:51 编辑

她摒住呼吸,小穴突然一紧,阴道内传来一阵痉挛。约过五秒後,她松了一大口气,剧烈地喘息着,龟头上传来一股热流,穴肉剧烈地收缩着按摩着我的阳具,她又高潮了!

她张着迷蒙的眼神、酡红的双颊跟我说∶「我不行了,我只会这样而已。」我疼惜地吻了她一下,将阳具抽出她的身体,让她趴在床上屁股朝上,把她的双腿张开成八字型,她的小穴微张,闪烁着晶莹的水滴,粉红色的穴肉依稀可见,我提起阳具,送入她满是爱液的小穴中,扶着她的腰轻轻地抽送起来。

适应了她的小穴,渐渐地我也加快速度,用力地撞击她的屁股,阳具每一下都没入小穴中。一开始,她还能配合我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舒服┅┅啊┅┅好爽┅┅喔┅┅」的叫起来;到後来,她受不了这种剌激,已经叫不出来了,只能双手死命地捉紧床单,有点痛苦的样子。

她大概真的是受不了了,我抽出阳具,将她放在床上面对我,她好像有点累了,她不像玫君那麽有经验,我若是再不高潮,她真的会被我插到昏过去。将她白晰的双腿放在我的肩上,我重新提起阳具插入小穴,双手撑着床,腰部就开始猛烈冲刺起来。

她紧闭着双眼,一手捉着我的胳膊,一手紧抓着床单,阳具次次见底,龟头顶到她的子宫颈口,她失神狂乱地叫着∶「啊┅┅啊┅┅太刺激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太深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求求你┅┅啊┅┅饶了我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求┅┅求┅┅你┅┅」我一阵狂抽猛插,她叫得更凄厉了∶「啊┅┅啊┅┅救命啊┅┅啊┅┅我会爽死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不要了┅┅我不要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放过我吧┅┅求求你住手┅┅啊┅┅我真的不要了┅┅啊┅┅我会死掉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剧烈的抽送再伴随着她的淫叫声,我再也忍受不住了,阳具往前用力顶进小穴底,她又是一阵痉挛,一波波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,我爽到闭上眼,觉得马眼一松,一阵浓热的精液持续射出┅┅这一次我觉得射了好久,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一下,等回神後把保险套取下,哇!我从没射过这麽多!她已经失神到有点昏过去了,我拿起卫生纸低头帮她清理擦拭起来,没想到,她的两片大阴唇被我插得又红又肿到合不起来了,小穴口也被撑大,穴肉都看得很清楚!爱液沾满了整个外阴部,床单上还留下一小滩的水渍。

我擦拭乾净後帮她穿上内裤,亲了她一下。她有点醒了,虚弱地抱着我温存了一会儿,轻抚着我胳膊上被她抓伤的抓痕,对我说∶「对不起!还会痛吗?」我摇摇头。

她小声地问我∶「你会想知道,你是我第几个男人吗?」我笑笑的反问她∶「那你想知道,你是我第几个女人吗?」她摇摇头说∶「我不想知道!」我问她∶「那你干嘛问这个傻问题?」她说∶「你们男人不都很在意吗?我从前的男友就问过我。」我跟她说∶「我们都玩过爱情游戏,在一起的时候,彼此真心付出就好了,其它的事就不重要了!」她有点感动的抱得我更紧,她问我∶「过了明天後,你还会记得我吗?」我说∶「会。」她静静地闭上眼,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胸膛上写下∶「SECOND」。我看出她想告诉我,我是她第二个男人,我握住她的手跟她说∶「那不重要!」她满足地在我温暖的怀抱中睡去,眼角上一滴湿热的液体,像流星般划过我的胸膛。

从前和玫君做爱时,我满脑子就想着要占有她、征服她、搞死她,让她以後离不开我!但现在和靓靓做爱时,我却是想着要如何疼惜她、爱她,纵使以後我再也见不到她。

她脸靠在我的胸膛上,一手抱着我,一只脚跨在我身上,好像把我当成抱枕一般。看着她均匀的呼吸,天真、单纯的模样,真希望能永远像这样呵护着她!

如果她真是我女朋友的话,我一定会好好地疼惜她,只可惜现实中她不是。

明天,当飞机飞回台北时,我们又会是两个国度的人了,她或许会回到男友的身边,或许会在人海中遇到真正爱她的人,我是真心的祝福她,虽然我很想成为那个幸运的人!

一看表晚上十点多了,我临时想到一件事,赶紧穿好衣服上街去,过一会,才又回来搂着靓靓睡去。 本帖最后由 人·欲 于 2009-7-25 12:52 编辑

隔天,当我醒来时枕边已空无一人,靓靓已经回去了。我盥洗一番赶紧上街去,看到靓靓从饭店旁的艺品店走出来,我问她∶「早啊!买东西?」她神情紧张地点了点头「嗯!」快步的走回饭店去。

我走入艺品店,向老板取回我昨晚送来的项炼,只是上面多刻了一个小小的「靓」字。

今天早上的行程是去【天后宫】,因为是最後一天的行程,所以行李也都带在身上。到了天后宫,除了参观古迹,顺便让大家买买特产、名产带回家。

靓靓穿着灰色的短衬衫,黑色的长裤,是代表今天她忧郁的心情吗?我们都很有默契地没提起昨晚意外发生的事,一路上,我们也不像前几天那麽有话说,就一直让这种离别的哀伤气氛充斥在空气中。

快到中午时,坐船到澎湖本岛北方的一个小岛【险礁】,这是我们最後的一站,大家就只有拍拍照、看看海鸥而已。大概也都玩累了,没人下水去玩,有些女生拿起小玻璃瓶,把砂子装进去瓶中带回去做纪念。

转眼间已经到了马公机场,我跟靓靓说∶「等一下会坐很久的飞机,最好先去上一下厕所,我先帮你看着东西。」她说∶「那麻烦你了!」就去上厕所了。

我趁着她上厕所的空档,用最快的速度把那条刻着「靓」的心型文石项炼放入她的行李中。等她回来後,我也去上了一下厕所。

在飞机上,我一直想着等会儿要跟她说些什麽?没想到,飞机一下子就已经到达台北了。看着她和同学离去的背影,我最後一次叫她∶「惦惦的!」她回头说∶「什麽事?」我说∶「再┅┅保重!」她说∶「你也是!」说「再见」不见得就能再见面,倒不如不说的好。

走出机场,回到现实中,毕业旅行的浪漫邂逅就这样结束了,故事也就这样结束了┅┅吗?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一星期後回到家中,我把几天换下来的衣服全倒进洗衣机里,接下来的日子,就忙着洗照片、将照片分类、分别寄给通讯录上的人,收到的信件也都是要求加洗照片的人,却都一直没有她的来信!

我常会想起那天,游戏的开始┅┅「我们来玩一个游戏!」「什麽游戏?」「剩下这三天我们就假装是一对情侣!」「反正『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』,就这最後的三天而已,假期一结束,我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!你敢不敢啊?」「谁说我不敢!」「好!反悔的是乌龟喔!」虽然当时只是个游戏,但游戏结束时,我似乎输掉了我的心┅┅我只能安慰自己∶或许她已经和男友复合了,早已忘了我吧!

其实回来的头几天,我有时做梦还会梦到她。我把所有有她的照片都加洗了一份,才发现我们的合照就只有一张,就是在天人菊田里我吻她的那一张,除了这张以外,其它的我都寄给了她,这张就算是我的珍藏吧!

我把以前和玫君的所有照片全丢掉,皮夹里的照片换上和靓靓的合照,只不过是反过来放,背面朝上,免得我常常看到,会忍不住想起她!我也不敢听英文情歌,怕不小心去听到《Endless Love》这首歌,会让我想起和她相处的片段,。

上一篇:超模SIGRIDAGREN现场秀512P

下一篇:史上最淫婚礼第一章未完待续